能立刻成圣吗?
2021-02-17 14:17:28
258次阅读
2个评论
绝对成圣观
驳斥绝对成圣观最重要的经文依据,就是摆在我们面前的 罗马书 7:14-25。使徒保罗以现在时写作,讲述了生命中一种痛苦、持久的挣扎 ,一方面是按照圣灵而活,一方面是顺服肉体的残余力量而活,二者彼此相争。
绝对成圣主义者认为,尽管保罗以现在时写作,但他并非指着现今的景况而言,而是回忆重生之前的鲜活经历。历史上, 这段经文一直受到最杰出的希腊文释经家的检验,我可以坚决地说,保罗这里绝对是在讲他当下的经历,是他目前成圣进程中出现的挣扎。
   十九世纪,好些教会都追随 约翰·卫斯理的教导,尤其在美国,他们创建了所谓的“圣洁会”。他们教导,所有基督徒都可以经历到神的“二次恩典”——立时的成圣、立时的圣洁。现代的灵恩运动就与这种绝对成圣观密切相连,说方言被视为二次恩典的明证。只有到了近期,随着新灵恩运动的发展,这个教义才得到一定的修改。现在他们的观念是:圣灵的洗赐给基督徒侍奉的能力,但不一定会让他们立刻具有战胜一切罪恶的能力。

   我在整个牧会与教导生涯中, 只遇到过两个自认为领受了二次恩典、因此绝对无罪的人。第一个人,是个你大概不想花时间相处的女人。实际上,她实在很难相处。她深信自己是完美的,因此不想听任何相反的意见。我试着跟她讨论圣经,但没有用。 她坚持认为,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讲的是信主之前的经历。
第二个人是个年轻的学生,只有十七岁。我在荷兰写毕业论文时,认识了这个来自美国德州的年轻人,他在荷兰做交换生。我那时在棒球队当教练,他正好也打棒球,我就有了机会跟他接触。他来自一间圣洁会教会,告诉我他已经达到了完美状态。我跟他聊罗马书第七章,他很快就拿出了“标准答案”,说保罗这里不是现在时 。我不客气地拿出自己的希腊文新约圣经,指着这段经文,保罗清楚用现在时讲他当下的经历。我告诉他,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表达的情感和愁绪,是不会在没有重生的人身上出现的,例如他热爱律法,他非常渴望讨神喜悦。漫长的讨论后,我发现自己没法说服他保罗确实在讲当下的处境。我心想,跟这个年轻人的争论大概只能这样了。最后我问:“你说自己达到了完美状态,你现在怎么看?”
他回答说:“我很遗憾,使徒保罗没能达到这种地步。”
我说:“你真的认为,十七岁的你已经比当时写罗马书的保罗更加圣洁吗?”他直直地看着我的眼睛,说:“是的,我比当时写罗马书的保罗更加圣洁。”
   当我们从自己敬爱和仰慕的牧者那里学到某个教义,我们会笃信不疑地接受。如果稍后听到不同意见,没有什么能使我们放弃对牧者的忠心。我们都有这种挣扎,希望在这个议题上,圣经清楚的教导能使我们放弃这种错误的忠心。那个年轻人意识不到,一个人要藐视神的律法、抬高自己的成就到什么地步,才会得出自己无罪的结论。 我向神祷告, 他现在已经放弃了这种妄念。圣灵使人知罪的能力巨大,足以摧毁这般膨胀的幻觉。历史上伟大的圣徒一致地见证,他们身为基督徒越久,越深地沉浸在神的话语中,就越是觉察到自己的罪。随着我们在恩典中长进,我们会越来越明白自己对恩典的持续需要。
没有捷径
    我们不能被蛊[gǔ]惑,认为基督徒的成长有什么捷径。想在基督的样式上达致完全,没有捷径可走,这是一生的追寻。在进入永生的荣耀之前,没有人能达到完美地步 ,罪与肉体的残余只有在天堂里才会清除殆尽。在某种意义上,连保罗都面临肉体的挣扎和试探,对我们而言是种安慰。大概没有人比使徒保罗更加热心追求圣洁、更顺服主耶稣基督了,如果保罗都有这样的挣扎,我会很受安慰,不是幸灾乐祸,而是想到自己的软弱,不至于一个人那么绝望。
    信主初期,我很渴望这种二次恩典。我的朋友有些来自 圣洁会,他们虽然不认为自己达到了完美的地步,但还是相信二次恩典是成圣的媒介。我也热切追求这种二次恩典,因为信主时带着包袱,深知肉体的威力,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胜过它。归正的那天,我的行为发生了巨大转变,不再说脏话,其他方面也洗心革面。我头一次迫切渴望学习圣经真理,享受祷告,喜欢去教会唱赞美诗,但我仍然挣扎于习惯性的罪。
我还记得,归正的头几个月,有一天我坐在学校的烧烤店里抽烟,我们的数学教授就坐在我对面,他是个基督徒。他拿起一根吸管,装作吸烟的样子,放到嘴里,假装吸气吐气。他说:“让我跟你讲讲我对圣灵的经历吧!”当然了,他是想责备我,信主了还抽烟。既然我还抽烟,也很想追求立刻的成圣,所以那时的我什么都愿意尝试。
有一个传福音的人给我一个建议:“如果你想戒烟,就把一张耶稣的画像放在烟盒里,每次想抽烟都会看到耶稣,你要看着那画像说:耶稣,我爱你。然后吸烟的试探就会消失。”我试了,到了下午三点,我最讨厌的东西就是耶稣的画像,最后干脆扔掉了。我向你保证,当时的挣扎真的很严重。读经读到:“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,凡事都能作”(腓4:13)。然而心理活动却是:“我做不到,靠着加给我力量的基督,我没法说自己凡事都能作。”我还请人为我按手祷告,邀请一个圣洁会的牧师为我祈求二次恩典,让我立刻成圣。一切都无济于事。还有人用方言为我代祷,又有一个牧师给我一根钉子,让我放在口袋里,我照做了。他说:“每次你想吸烟,就想想耶稣的死,拿出这根钉子,想想耶稣为你做了什么。”没过几个小时,我就把钉子扔了。
从信主的那天起,整整二十五年后,我才第一次二十四小时之久没有吸烟。又过了十年,我才第一次做到一个月不吸烟。 又过了至少十年多,我才完全戒了烟。这么多年间,我一直听着魔鬼的控告,挣扎于自己的属灵光景,因为我有属肉体的瘾,实在是没有力量戒除。我知道不只是我有这种经历,在某种意义上,尽管不当如此,但这就是基督徒生活的正常写照。我们都面临某种挥之不去的罪,迫切希望能彻底脱离。我们迟早要听进去这句经文:“我的恩典够你用的”(林后12:9)。
   这种痛苦我能体会,不是那种轻飘飘的“我知道你的感受”。我能体会使徒这段的感受,以及他在别处讲到的基督徒灵与肉、新人与旧人的争战,旧人不想死,新人则追求更新和长进。我没法解释,为什么有时候主允许我们多年这样挣扎,很久之后释放才会来到。然而,不论是什么罪,挣扎的时刻总是同时存在叫我们得胜的恩典。
被圣灵充满的生命
   最初,约翰·卫斯理教导,圣灵的恩典尽管不能使人达到道德的完全,但可以使他获得“完美的爱”。对卫斯理来说,这就是二次恩典。这个观点导致很多人关注“高等成圣”, 从而导致基督徒被划分成两个等级。一方面,有寻常的基督徒,透过读经、聚会、殷勤使用蒙恩之道来追求属灵成长。尽管殷勤追求,却无法达到“高等生命”或“深度灵命”的地步。第二种基督徒则达成了更高层次的胜利。这种观念,最终于十九世纪末、二十世纪初,催生了英国和美国的深度灵命运动,该运动教导人可以达到更高等级的属灵与得胜。最近的时代也出现了类似的运动,倡导所谓的“被圣灵充满的生命”。这里又划分出两等基督徒,低等的是那些被圣灵重生的人,尽管有圣灵辅助他们成圣,却仍然没有达到高等状态。该运动的倡导者并不宣称达到道德完美的状态,但宣称到了一种更高等的成圣地步,优胜于其他基督徒。
   我曾听到该运动的一位领袖说:“我时不时地会认罪祷告,假如我真的有罪的话。”要我为过去24小时犯的罪认罪,恐怕时间都不够用。如果我认为自己能一天、一周或一个月不犯罪,就跟那个德州男孩没什么区别。如果以为自己能一小时不犯罪,要么贬低神,要么抬高自己,否则不可能有这种想法。使徒保罗告诉我们,律法是属灵的,透过律法的镜片打量自己,很快便会发现,所谓的“假如有罪”并不存在,我们的灵魂中一定有玷污我们的罪。
二元论
    基督教圈子里还存在一种人论:三元论,教导我们由三部分组成——身体、灵和魂。保罗在帖撒罗尼迦书信的祝福中有这样的语言:“愿赐平安的神,亲自使你们全然成圣。又愿你们的灵,与魂,与身子,得蒙保守,在我主耶稣基督降临的时候,完全无可指摘”(帖前5:23)。保罗在别处也采用过类似的语言,提到组成人的各个部分:魂与灵,骨节与骨髓,思念与主意等。然而这不是在讲人论。三元论认为,普通基督徒的身体和魂中有圣灵,但灵里没有。中等基督徒在成圣上大概走了三分之二的路程,但要想更进一步,达到被圣灵充满的生命,那么圣灵不止要在他们的身体和魂中运行,还必须进入他们的灵。教会历史上,三元论总会导致其他类型的异端。
圣经清楚区分了我们物质和非物质的部分,按照圣经,我们由身体和灵魂组成。唯有圣灵能区分我们叫得出名字的各部分:思想、魂、灵、意志,等等。本质上,圣经视我们为二元的存在,我们有物质的部分,也有非物质的部分;有身体,也有灵魂。 圣经从未教导,圣灵只会进入我们的三分之二。
对于保罗在罗马书第七章的教导,以上是一个简短的神学简介。在我看来,不论是从神学上还是圣经角度,批判绝对成圣观最到位、最入木三分的,要数已故普林斯顿神学家华菲德(B.B. Warfield)。他写了一本书,名叫《论完全成圣》(Perfectionism)。要想了解我提到的完全圣洁运动或是深度灵命运动,这本书会很有帮助。
收藏 0 0
    2021-02-17 14:23:54

     注:  【因信成圣】立刻成圣,是基督徒的地位,渐渐成圣,是基督徒的生活。要靠圣灵的大能,活在成圣的地位里,才能得胜容易缠累自己的罪。毒瘾烟瘾酒瘾手淫。。。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戒掉?你只要相信,按着成圣的地位,他们已经戒掉了!悔改也是靠着神的恩典和圣灵的大能。而不是靠着自己的苦苦挣扎。有的人戒烟立刻戒掉了。用不着45年才能戒掉烟。

       基督徒的悔改是一位王子的悔改:从前是乞丐,吸毒,骂人恨人偷东西。。。因信国王的话,被收养成了王子:我儿啊,你现在已经是王子啦,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,都要与你王子的身份地位相称。荣耀我的名。而不是:你要戒烟戒酒不骂人。。等你行了三千善事,你才有可能成为王子。有可能,但是呢,不确定。

    2021-02-17 14:19:28
        我们有着混合的欲求,只有重生的人才会这么纠结,没有重生的时候,我们的生命没有这么复杂。重生之前,我们只顺服肉体,肉体就是唯一的定律。我们甘心乐意地顺从撒旦的试探。一旦圣灵使我们从死里复活,生命就成为两种欲求的交战,用奥古斯丁的比方说,就是有了两个骑手。撒旦不会轻易放弃,肉体也死得拖泥带水,生命变得复杂,我们的灵魂总在交战,一直要持续到我们进天堂。这是基督徒的普遍经历,也是保罗这里描述的景况。 ”我们应当殷勤喂养新人,治死旧人。 身为基督徒,有一个罪最为危险:把我们自己的成就设为常态和标准,用它来评判其他基督徒。尽管危险,我们还是跃跃欲试。如果我们在人生的某个领域得胜,我们会倾向于把它当做真属灵的标志和测验,对那些达不到标准的人,我们会生出轻视和批判。

    (选自《罗马书解经注释:义人必因信得生》,史鲍尔(R.C. Sproul)著 ,乔兰山以妲(译),

    改革宗翻译社)

共2条 1

登录 后评论。没有帐号? 注册 一个。

可爱的大能勇士

  • 0 回答
  • 0 粉丝
  • 0 关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