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的父亲
2021-08-25 23:37:35
110次阅读
0个评论


你有没有看过一个两三岁的孩子第一次照镜子?孩子一开始并没有认出那张微笑的脸正盯着她看。顿时灵光一现,她高兴地叫道:「那就是我。」当耶稣在路加福音15:11-24中讲述浪子的故事时,祂举着一面镜子给我们看。最初我们读到这故事时会想:是的,我认识这样的人。然后突然间我们就明白了,那就是我。耶稣讲的故事成为我们的故事。

一个忘恩负义的儿子和一个慈爱的父亲

通过小儿子的性格,耶稣指出了人类问题的本质,几乎所有人类的苦难都源于这个问题。我们的问题都启始于,想从创造主那里谋取自治这谋算。小儿子的自由意味着,做他想做的事,不对任何人有什麽义务。但比儿子对自由的渴望更令人不安的是,他给父亲的心带来的痛苦。在犹太和阿拉伯世界的习俗中,从来没有父亲在他去世前将他的财产分配给孩子这种传统。当儿子要求「父亲,把我该得的遗产分给我吧!」他实质上是在说:「父亲,我希望你早一点去世,这样我才能分到将会给我的一切遗产。」面对如此可怕的侮辱,按照当时文化最可能发生的事就是,父亲通过殴打让儿子屈服,然后剥夺他的继承权,来维护他的权威,并家庭的荣誉。但父亲却做到了超乎人想像的事。他的行为与古代近东的父亲所会做出的决定背道而驰:「他将财产分给他」(路15:12)。父亲选择继续作这年轻人的父亲,即使儿子不再想成为他儿子。为了给儿子可能再回头敞开大门,父亲选择承受被拒绝的痛苦。

 

父亲本可以通过将自己与儿子断绝关系来治愈他的伤口,但他选择忍受让伤口继续未愈合,作为儿子最终回归的代价。当然,儿子宏伟和虚荣的计划眨眼间就结束了。他失去了一切,为了生存,他依附于一个养猪的农民。跪在猪圈的污泥里,照料着犹太人禁止触摸的不洁净的动物。「他醒悟过来。」(路15:17)「他醒悟过来」这句话是希伯来语,表示他已经悔改了。换句话说,这是他的转折点,他面对着岔路口,表明是转头回家的时候了。

回家之路

可儿子虽然已经准备好回家了,但显然他还没有体会到等待他的是一个心碎的父亲。他回家是出于自身利益,而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忏悔。痛苦刺激他回家。我们在第17节的结尾看到了他的真正动机:「我倒在这里饿死吗?」

   虽然他知道在遇到村民、家人,尤其是父亲时,会感到有些羞耻,但痛苦和饥饿压倒了羞耻感。我们人类的心意是难以预料的。似乎只有当痛苦增加到无法忍受的程度时,我们才有动力去改变。我们可以容忍摧毁自己的生活习惯,直到一些不好的事情发生,最后我们不解地自问:「我对自己做了什么?」我们中的许多人开始走向天父,因为我们目前的生活方式行不通。我们本质上是实用主义者。耶稣的话向我们发出回家的邀请:「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,我会使你们得安息。」(太11:28)

   有一个证据可以进一步证明,儿子没有完全理解他是如何伤害父亲,他认为自己还有一些讨价还价的能力。虽然他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了自己的罪,他说:「父亲,我得罪了天,也得罪了你。我不配作你的儿子。」(15:18-19)他大胆地提出请求:「把我当作一个雇工吧!」他意识到自己已经丧失了被称为儿子的权利,从而承认了自己的不配。他寻求作为雇工,这家中最低地位的角色。在中东文化中,有两种仆人,一种是在父亲家里永久居住的家仆,另一种是雇工。家仆为主人管理家务,他们的日常需要由主人提供。但雇工是没有雇佣期保障的临时工。自私的地主会雇用临时工而不支付他们的工资,但父亲是如此公正,即使是最卑微的许多受剥削的雇工都有「食物可吃」(第17节)。小儿子自愿成为最低阶的雇工,这似乎是一个经过他深思熟虑的想法。也许他的目标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偿还他从家庭中夺走的财富。儿子愿意忏悔的行动,或许能够让他重新获得父亲的垂顾。如果他能偿还他亏欠父亲的债务,他还可以重新获得自由和儿子的身份。但他仍然没有体贴父亲的痛苦,只有顾及自己的痛苦。

欢迎还是拒绝?

   儿子回来时,父亲会有什么反应?作为宗族的族长,父亲应该通过羞辱儿子,让儿子承受这羞辱,来维护家庭荣誉。当儿子到了家,仆人宣布他到了时,父亲本可以对他们说:「什么儿子?我没有儿子。他死了。」相反,意外发生了。「(但是)他父亲看见,就动了慈心,跑去抱着他的颈项,连连与他亲嘴。」(路15:20)。我确信整个福音都包含在「但是」这一个词中。儿子准备接受公开羞辱,鞭打,在家人面前批评他是如何浪费家产的。但是,这个小小的合词表达了一个逆转,出其不意,与所有本该发生的相反的决定。

   基督教信仰的批评者,尤其是穆斯林,质疑道成肉身和十字架的必要性。他们说,如果上帝是上帝,祂就会原谅。为什么神必须成为人并死在十字架上?他们以这个比喻为证据。没有道成肉身或十字架存在这故事中。然而基督徒说这个故事是福音。这个故事中的道成肉身和十字架在哪里?

道成肉身

耶稣在道成肉身时对我们的认同体现在这句话中:「(当儿子)相离还远,他父亲看见,就动了慈心。」儿子回来时父亲在哪里?他是在家里等儿子回来,以致可以严词责备他吗?不,他在通往村子的路上,每天都在等待儿子的归来。同样,上帝并没有安稳地居住在天上,而是来寻找和拯救失丧的人。父亲想在第一时间迎接儿子。他降低了地位,缩短了距离。当父亲看到他的儿子时,他向儿子倾心吐意。「同情」这个词来自与「胆」或「心肠」相关的词。 激动表示一种直觉反应,一种强烈的内心反应,一种紧紧抓住心肠的深刻感觉。在中东,当讲述一个特别动人的故事,引起听众的同情时,可以听到一个人的回应,「你在割我的肠子。」同情的意思是「忍受」。父亲的反应是和他痛苦的儿子在一起。

十字架

等待的父亲这故事中的十字架在哪里?十字架在这里,但我们在文化上对它的存在视而不见。它包含在短语「(父亲)跑去抱着他的颈项,连连与他亲嘴。」在中东,一个成熟的男人走路总是缓慢而端庄。以有节制的步伐行走是一种赢得尊重,和展示应得荣誉的方式。一个人在公共场合跑步是非常不合体统的。耶稣在这里所用的奔跑这个词是保罗用来形容,基督徒的生活如同一场赛跑。父亲要以这种方式奔跑,他必须掀起长袍,露出内衣,然后冲向马路。这本身就是一种丢脸、屈辱的行为。代替儿子承担耻辱,父亲在奔向儿子的过程中为他承担。父亲比村里的孩子、仆人或村里的长辈先来到他的儿子面前,他把自己放在儿子和将要堆积在他身上的耻辱之间。父亲承担了本来会针对儿子的耻辱。

   直到目前,父亲没有说任何话。他用亲吻代替言语。儿子现在才知道什么是悔改。注意儿子在发表他准备好的演讲时没有说的话。他说:「父啊,我得罪了天堂,也得罪了你。我不再配被称为你的儿子」(第21节),但省略了「把我当成一个雇工吧」。这是一个有计划的举动吗?或许他看到了他父亲的反应,对自己说:「哇!这比我想象的要好得多。我或许可以得到一个更好的结局。」但我相信,当儿子看到父亲冲向他的时候,他的心就降服了。他怎么可能再讨价还价?这样的爱,他怎么能报答呢?当有人为你付出生命时,你能回报什么?儿子只能投靠父亲的怜悯。然后父亲开始完整地修复与儿子破裂的关系。他转向和他一起跑来的仆人,连忙吩咐了几句。

• 「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。」最好的长袍是为尊贵的荣耀而保留的。这是村长们要尊重儿子的信号。

• 「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。」这不是任何戒指,而是家族戒指印信,上面写着儿子已经恢复了在家中的权威位置。

• 「把鞋穿在他脚上。」奴隶赤脚,但儿子穿鞋。

• 「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。」肉是一种难得的美味。肥牛犊是一种以谷物喂养的家畜,是为了庆祝贵宾的到来而饲养的。 这也是一个信号,整个村子都被邀请了,因为它可以养活一百多人。

当儿子专注于自己的不配时,父亲则沉浸在儿子归来的喜悦中。上帝希望我们把目光从我们的不配上移开,看着祂的尊荣,看到祂对我们的爱和喜悦。好消息是回家的路是敞开的。祂在呼召我们回家。

收藏 0 0

登录 后评论。没有帐号? 注册 一个。

阿斗

  • 0 回答
  • 0 粉丝
  • 0 关注